Characters

人物介紹,認識永冬中的人物設計

請注意:本作為以陰謀論切入之的歷史衍伸作,人物與設定多少具真實成分

以冷戰結束到九零年代俄國政、商界活躍的人物為模型,盡可能在設定與劇情走向上符合這些人當年的實情。人物性格與故事中他們經歷的事件與官方說法容有出入,以闡述某種概念,或針對近代國際時事進行陰謀論翻案。點以下圖片觀看人物介紹。

以真實存在的政商界人物為基礎加以變造的人物;為劇情需求或以利傳達觀念,按照作者的意思改變其人物關係或經歷。只要在小說中被我虛構,然而歷史上沒有任何根據在這些歷史人物身上發生過的情感或經歷,達一定程度以上,即被歸類於半虛構人物。

作者憑空捏造的純小說人物,大至祕密結社長老,小至升斗小民。有些人物的名字具象徵意義,有些則像奇幻動物般古怪,另一些則盡量忠於普通人的人性。還有些虛構人物是為了解釋永遠不可能得知內情如何的史上懸案,或者不能說是懸案,而是筆者身為腐女陰謀論者十分在意的梗,而安排的人物。

永遠的冬天《解謎篇》是作者個人希望在小說完成之後(按:永冬於2017年仲夏已屆百萬字,尚未完結)出的後傳性質番外,目的是想一步步解說小說中哪些部分「有所本,或有最起碼的根據」,而哪些部分純為虛構故事,而如此虛構的目的是什麼。但這麼做很難保不透漏類似「情報單位的手法」、「哪些政商人物還活著,不怕查水表嗎」或者「作者知道但不想在網上廣為流傳的怪現象」等事,所以不打算貼上平台;有朝一日可能自費出實體書時才會附上,供諸君閱讀。

gorbachev copy
yeltsin copy
chubais copy
gusinsky copy
khodorkovsky copy
01e09f_5af908d0eb36445a908b41a382c1f1aa-mv2
luzkov copy
potanin copy
波利斯
 
 

老謀深算的共濟會眾/1985年畢德堡議會主角/不徹底經濟改革開放者/末代蘇共總書記

Gorbachev

戈巴契夫

石油危機又怎樣?油價炒到翻天,那些黑金寶貝沒有中東土著去挖,又不會長腳跑了——只是戈巴契夫也在玩同樣的招數,偏偏俄羅斯的石油只能給看,不能給挖,看得大衛牙也癢癢,心也癢癢的。這些事情葉爾欽十分心知肚明,心中只覺得這下可要糟,戈巴契夫再不滾蛋,洛克斐勒家族倒要先把他扭成兩半,塞到煉油廠裡給瀝青加料。

第八章/金權之舞

「別一開口就講坐牢。我有個雙贏的法子——您也知道您現在的情形是這樣——您用中央經濟計劃委員會Gosplan首長的職權,變賣國庫跟國產,咳哼,國產也分許多種……」

戈巴契夫聽葉爾欽如是說,沒料到天底下有這麼便宜的事,直覺背後肯定有什麼陷阱,小心地道:「你打算怎麼做?你打算要我怎麼做?不要廢話,拿槍指著人跟被槍指著,都很磣人。」

第十三章/冷戰結束

 

Yeltsin

葉爾欽

疑心病重的共濟會長老/蘇聯解體後第一任民主國家總統/「紅心女王」/激進的經濟改革政府

「光憑年輕實業家的氣勢,可能無法改變敝國的官僚制度,本人我沒有看你年輕刁難你的意思,只是外資想要進來,大家一切只能按照程序走。這裡正是外貿委員會的瘋狂茶會,你來這裡不是為此嗎?別擔心,沒事的,玩得愉快點。」

葉爾欽說著,便踱著方步走開,應酬去了,留下米凱爾在原地自尊心受傷,氣得臉一陣紅、一陣白。

葉爾欽嗜酒,老早喝到站不起來,生逢得意須盡歡,他哪裡肯乖乖跟著奇貝伊回飯店。

白天披著的三十三度會眾馬爾它騎士(Knight of Malta)授勳獎賞儀式袍,這男人還依依不捨地穿在身上,像莎士比亞戲劇中腦滿腸肥的小領主,搖頭晃腦地任小會眾們吹又捧,人多口雜地讚嘆身上帶有紅心女王的男人註定當總統云云。

第五十九章/運途之譏

 

奇貝伊

Chubais

二十五度會眾/英國柴契爾主義經濟學者/「柴郡貓」/國營事業私有化推動者/葉爾欽的重要心腹

古辛斯基開門見山地道:「我想對我的投資對象有個基本的了解;你那顛覆社會的券子是什麼,拿出來讓我看看。」
  
奇貝伊聽見古辛斯基直指他的機密,欻地站起來要走。野獸指指懷中的脫衣走光照片,奇貝伊只好委屈地又坐下來,道:「你背著我與葉爾欽先生,參與貝瑞佐夫斯基的祕密小圈子還不夠,連我改造國家最重要的武器也想奪走。」

第四十八章/玫瑰十字

「我在難以數盡的夜晚中進行無數次經濟哲學辯證:假使人類的總體意志仍向著『進步』,功利主義模式、財富總量擴張的正義,就是超越個人利害與短暫社會風俗的,客觀的全人類意志加總,因此必定實現人類經濟的宏觀總福祉——是時代的意志讓海耶克徹底擊敗凱因斯!這是按照經濟演化輪迴的機械性世界……也就是絕對客觀世界中,最接近神的事物了。然而我心中強烈的不理性感,究竟從何而來?」

第六十章/蝕魂貓妖

 

古辛斯基

Gusinsky

衛星電視台NTV持有者/莫斯科市長魯茲訶夫的盟友/「黃金獅子」/任意妄為的男人/喜歡貓

奇貝伊道:「我記得:『絕對的民意基礎是最好的新政府保命符』。你對民意有何高見?」

「做電視台的,萬萬沒想到和官僚相親相愛也是門生意。我可以廣告週知——新政府的『股份券/voucher』就是前總統的貪污變成鈔票灑還給大家。戈巴契夫帶頭貪污這件事原本人人隱隱知道,然而所有官僚都做的事,反而沒人敢伸出指頭指。甭看戈巴契夫好像容易倒台,那老貨厲害得要死。

「你們可懂鍍了真金的媒體執照的價值?以財富換得『無形之物』,乃最高境界。俄國公營電視台靠軍事衛星,訊號覆蓋大西伯利亞,甚至延展到東歐、前東德!蘇聯冷戰衛星是軍工複合體帝國的眼睛、喉嚨,黨的唇舌!

「媒體執照不尋常,大概只有銀行執照能與它匹敵!饒是首都市政廳,剛被拔掉外貿委員會,發給我這玩意兒也是吃了好大虧!朱根諾夫肯定對莫斯科市民的『信仰狀態』頗不放心,對魯茲訶夫也是。」

第八十二章/雪夜改制

 

Yukos石化工業總裁/在小說中與大衛‧洛克斐勒關係匪淺/「奧茲巫師」/銀髮銀框眼鏡高挑男

​米凱爾‧ 克多可夫斯基

Khodorkovsky

米凱爾此時正在發作,高傲模樣把所有人的脾氣都壓了下去。

 

他將一紙合約摔在廠長臉上,道:「我知道你們包了一部分火力發電廠,供應能源用度,但是貴工廠和尤可斯簽下的原油進口合約要到期了,如果現在沒有誰出面給我一個交代,我可不能讓你們繼續用電!你是這裡的負責廠長吧,這向來不應該是你的工作?」

第二十五章/恐怖份子

米凱爾心比天高,身體與能力長期鍛鍊的結果,他養出凌厲的手段態度,及與之匹配的精實體態。大衛習於自制,嚴以律己、苛以待人,小處精簡,身量勻稱偏瘦,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公主抱這條大狗狗。

「我的笨狗,你到底在想什麼?」大衛把懷中的米凱爾一把扔上床,「換做別條狗,膽敢像你這麼囂張的,我早就幹掉了。」大衛明示偏心,洛克斐勒家族精選的人才輕易便聞出彼此爭鋒有利可圖,往後御下可難了。

第六十六章/大衛王朝

 

索布夏

Sobchak

聖彼得堡市長/主角瓦洛加的頂頭上司/明哲保身的男人/奇貝伊的學術圈舊識

索布夏隱隱看得出來這種權力,由得別人高高舉起,哪天也任憑別人重重摔下。他寧可腳踏實地的堆積起自己的一方政治地盤,這辦公室是他的,底下人是他的,老了之後退休俸也是他的,像是一只什麼玩意兒捏在手裡捏出了溫度,心裡踏實。如今傳統政客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他的前途非常堪慮。
  
索布夏想不明白。奇貝伊還是客客氣氣地跟他稱兄道弟,一樣的神情,一樣的交情,但他說不定拿他當墊踹窩的,自己還不知道!索布夏默默地在恨。尤其恨他們三個老朋友,曾經在大學校園那麼快樂。

維諾夫人確定花是真金,喜孜孜地搔首弄姿,將金花往自己鬢邊擺弄,左盼盼右盼盼,端給索布夏瞧:「小夏夏,你看如何?是不是人比花嬌?」

索布夏看她樂起來,興興頭頭地用疊字叫他小名,恨不得挖個地洞鑽下去。維諾夫人笑著將花收回盒內,道:「小夏夏反應這麼大,真是可愛。走之前,我有禮物要給小夏夏。」

「別開口閉口叫我小夏夏!」

「小夏夏是什麼啦!」狄米特心道;若不是他沒敢鬆懈,早笑倒在原地。

第七十七章/貪腐煉獄

 

魯茲訶夫

Luzkhov

莫斯科市長/自認為古辛斯基的義父/黑白兩道的老大/與波特寧牽扯不清

魯茲訶夫趕了上來,遙指貧民窟孳生的核心:「那座國宅原本的興建宗旨,是復興偉大赫魯雪夫同志的大食倉,洗除史達林同志建立集體農場的汙名。但是它天井的機能設計太差勁,樓上的住民從往下丟垃圾,貨架與公賣據點都撤走了,只剩下屠戶。

「『絕望』圍繞著四級國宅滋長,成了莫斯科最有礙市容的地段,連二十來座大食倉也被貧窮的癌症吞沒,不知所蹤,儼然是體制中不可追尋的黑洞。古辛斯基還作我左右手的年代,我老想把這裡都更拆掉,教窮人滾蛋。」

魯茲訶夫順著波特寧出了神的視線看,徘徊的鴿群漸遠,已成北方一抹罥煙眉。市長道:「鴿子屎破壞市容,應該全部毒殺才對。」波特寧轉過來,撇嘴而笑:「嘁,市長當流氓頭,莫斯科如今剩下什麼市容?鴿子是可愛動物,我勸你別對牠們亂來。」說罷,他歪頭端詳魯茲訶夫,看他有事瞞他。

魯茲訶夫經不起打量,心事重重,目光朝下,瞪著波特寧的腳看,怨懟地暗想:「一個大男人,穿什麼緹織細直紋黑玻璃絲襪?

第八十章/食倉遺骸

 

波特寧

Potanin

二十七度會眾/經貿發展局局長/不認真的計畫型經濟代理人/央行總裁

 「戈巴契夫倒後,經濟計畫局樹倒猢猻散,所以目前實質上掌握央行的人是我。你問我,那麼我老實說吧:這個國家爛透了、完蛋了、死定了。你知道公務人員們說什麼嗎?『如果國家假裝餵養我們,那我們就假裝工作』。
 「我的前途可不想跟著這個國家的爛經濟一起倒,我已經把自家財產盡可能往國外輸送,奉勸大家也這麼做。需要帳面洗刷服務的人盡管來找我,國家銀行,童叟無欺,洗錢無空頭支票,弟兄價五趴佣金。」波特寧道。
  
波利斯瞪著他。波特寧也回瞪波利斯。

他當下正感所在職位吃力不討好,心裡酸得要死。波特寧將波利斯影子政府裡的一幫爛人如數家珍,逐一想過。俄羅斯新政府在畢德堡議會中大吉大利,但是大長老有誰安好心來著?

「幫虧錢的國營事業搬配盧布、為政府擦屁股,真悶煞人!我現在為小波波做義工,到頂了,只能賣賣人情給柴柴貓,回不了本哪!我一定要設法弄到『真』央行總裁的位置,與私人銀行互通一氣,他媽的一毛錢都不留在這破國家裡!不如跟維諾葛拉道夫如此這般……」

第八十章/食倉遺骸

 

Berezovsky

波利斯‧貝瑞佐夫斯基

二十五度空降會眾/國營汽車廠AvtoVAZ總經理/「瘋帽匠」/擁有組織影子政府野心的男人

波利斯‧貝瑞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被搶白一頓,正不知如何是好。此人原本做賣汽車的事業,鑽計畫型經濟的邏輯漏洞,預先買入國營工廠計畫要製造、尚未製造的俄國汽車,用外銷價以期貨的方式賣給國外廠商,再跟國外廠商合作,換掉標籤,把同樣一批車當成進口車,用官方訂定的進口價賣回俄國,價差跟外國人與貪官們分一分;明明做的只是紙上談兵的功夫,卻狠狠賺了一筆。


波利斯食髓知味,想在義大利共產黨的屋簷下故技重施,卻被黑手黨驅逐出境,繞著全歐洲絕命大追殺,只好夾著尾巴逃回俄羅斯,自怨自嘆命中只有大富,沒有大貴。商界的惡性競爭鬧起來也能十分兇惡,為何孟山都(Monsanto)、標準石油(Standard Oil)這些公司總不會遇到這種事?為何華爾街投資銀行,是美國許多州長任期之間的旋轉門,例如搞壞了曼氏金融的那個紐澤西州長?他們自然是大富又大貴的了。

波利斯尋思著要一個商人如何做才能「大貴」。他注意到「光明會」這個橫跨政商的秘密世界的存在。波利斯沒想到這光明會機密到了極點,且完全不把錢當錢看。

第九章/五箭穿心

music- Bach, Well-Tempered Clavier in G Minor/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