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虛構人物

Characters

valodya copy1
valodya copy copy a
 

//角色設計說明//

永冬男主角瓦洛加,是一位半虛構人物,建立在一位「說出來就劇透了的」真實人物模型之上,因此筆者不說了,煩請讀者自行猜猜,應該不難猜。瓦洛加的人物容貌外型,筆者沒有完全重現真人模型的樣貌,除此以外也為他添了一位不離不棄的純虛構戀人克里莫夫,不得不說這是為了私心,也為了解謎,於是永冬的瓦洛加包覆著一層柔焦的紗。

然而其餘故事劇情走向,乃至於瓦洛加的性情、他的性情從八零到瘋狂九零年代的發展,都是按照那位真人模型的經歷在走,儘可能做到所有描述與轉折「有所本,或者至少在一個程度上有推斷根據」的地步。以上的細節說明,期待我寫到後面、寫完,並且在解謎篇之中為大家呈現......

//人物設定//

瓦洛加擁有金髮白膚,冷冷的藍眼,嬌小的身形沒有阻礙他成為蘇聯情報單位訓練出來的搏擊高手;他性情外冷內熱,木訥寡言,自幼家貧且親緣極薄,等同喪父孤兒,只好將國家視為父母,聊為心靈的依靠。年輕的瓦洛加原本只對軍事學院校長兼KGB局長安卓波夫敞開心胸,而情報單位生涯塑造了他大半人格——安卓波夫告誡他,身為國家探員,心中不可有重視的人,不可有愛人,甚至將自己的女下屬許配給他,將他一輩子控制住。不料一日,從未接過軍事學院雜務的學長瓦洛加,受人所託擔任學弟軍法管教官,對象正是問題學生克里莫夫......

第十一章/處子之身

「我就算死,也不要當什麼國家的資產!反正你對我好,也只不過是因為我是國家的東西罷了!這種虛偽的溫柔我才不要!」克里莫夫高聲發出熊的怒吼。他只見瓦洛加被狠狠地嚇了一跳,呆呆地望著學弟,神情慢慢地從不可置信,變成受傷、悲哀、憤怒。傷了瓦洛加的心,克里莫夫十分焦急,方才的話裡面夾雜真心,也夾雜廢話;哪些地方真心,哪些地方廢話,居然他自己也分不清楚。
  
「忘恩負義的傢伙!虧我相信你!」瓦洛加傷心地大聲道,完全忘記控制鞭子。黑蛇滿室狂飛亂舞,十下裡頭有八下沒有打中克里莫夫,卻有好幾下不小心劃傷瓦洛加的脖子跟手。那白皙的肌膚出現許多血痕,看得克里莫夫又急又疼。瓦洛加不給他插話的機會,悲傷地怒吼:「明明就是個少有的國家人才,從前成績這麼好,現在居然變得跟個廢物一樣,要我動手殺你我還嫌煩!你想死隨便你,為什麼不在我遇見你之前去死?現在你教我怎麼辦!分明就是找麻煩!我討厭你!我恨你!」

//墮落的緣由//

墮入光明會的安卓波夫非但沒有飛黃騰達,反而成了戈巴契夫的擋箭牌,下場與埃爾多幾乎一樣不堪。然而KGB局長不甘心就這樣被弄死,他將瓦洛加的人與身子賣入火坑,換取延命妙藥,仍難逃被幹掉的命運。瓦洛加以最低等的「愛麗絲」身分在光明會內任人玩弄身心,當政爭的棋子;他從東德溜回俄羅斯的途中,在波蘭反將了史考列特一軍,幸運地保住克里莫夫的人身安全,同時將戀人蒙在鼓裡,然而他瞞不了克里莫夫多久......

第二十九章/大預言家

於情海深處一陣窒息,瓦洛加幾乎在委員長辦公室的牆角中蜷縮死去。歷經和克里莫夫這些年欲分不能分的癡纏,瓦洛加太清楚了。他想得著了回憶的魔。幾年前的光景,安卓波夫發現黨正在肅清他、戈巴契夫試圖撇開他、光明會想要了結他,傾箱倒篋想辦法力挽狂瀾。有回,安卓波夫命令他的義子瓦洛加讀艾略特詩,意義難測。詩句像屍體七零八落地浮出腦海--

  我們是空洞的人偶,我們是破碎的人偶
  彼此倚靠,頭殼裡塞滿靈魂的殘片,嗚呼;
  當我們一同嘆息時 乾燥的嗓音
  既沒有音量,也毫無意義 
  就像風穿越草之枯
  也像鼠足踏過碎玻璃 
  在空無一物的地窖
  
  我們是沒有具象的形狀,沒有彩度的明度
  我們是癱瘓的力學,缺乏位移的動作
  那些昂首而死的人會記得我們
  不是激烈地活過的迷途魂魄
  只是空洞的人偶,破碎的人偶。

Valodya

Alexandervich

本作第一男主角,哀傷的總受/

安卓波夫心愛的部下,卻被義父出賣/

駐於東德的KGB中校/

後為聖彼得堡外貿委員長/

光明會中層級最低的「愛麗絲」

瓦洛加‧亞歷山大維其/男主角

上圖是早期充作人設的仿蘇聯護照。

瓦洛加的外型我可能會再改得跟角色的

真人模型更像一點。再看吧 (笑)

 
Dmitry
scarlett
philip copy
chernoy copy
varennikov
skura copy
其他半虛構人物

Characters

 

瓦洛加略讀過送來的新進人員簡歷,馬上了解這是怎麼回事。第一頁看過去還是標準的履歷:聖彼得堡大學法律學院畢業。成績優秀。年度畢業生代表。好吧,所以是個書讀得不錯的紈褲子弟,知識份子世家。瓦洛加看下去。第二頁是打著光明會紅蠟彌封的折頁履歷——「聖彼得堡光明會支部,十度小總管阿法納斯耶維奇教授之子。」

「所以不但是個走後門進來的小子,而且還是走不正常後門進來的小子。」他自忖。

 

狄米特終於向瓦洛加報到的時候,看著工作過量,臉色蒼白的正頂頭上司,心裡想著一模一樣的事情:「這位仁兄真的是軍人,哪裡搞錯了吧?我還以為上司長得像水牛,沒想到一副嬌怯怯模樣,像共產黨世襲大老的後代。翻成白話文,就是銀樣蠟槍頭,溫室裡的花朵。這傢伙真的拿過槍嗎?走後門進來的吧?」


​第六章/正義魔人

會眾阿納法斯耶維奇的兒子/外貿委員會法律顧問/瓦洛加的新下屬/正義小魔人,對委員長從討厭到很喜歡

Dmitry

狄米特

 

​John Scarlett

​史考列特

英國情報單位局長/瓦洛加在光明會的操縱手/「白兔子」/視瓦洛加為麻煩

作者按: 我從前MI5探員湯林森的部落格,找到大部分關於史考列特與他的對俄間諜行動的資料(如今格主已經棄部落格而不知所蹤),它們是小說中對史考列特的人物設定基礎。我有一些理由相信部落格所言多為真,但是這些理由僅有待解謎篇問世,我才會把它們寫出來。

一些需要澄清的地方:英國情報單位編號實際上從軍情一處到九處(MI1-MI9),小說中為了方便辨識起見只寫出軍情五處。另外史考列特在現實的代號也不是白兔,而是Humpty-Dumpty。

白兔子喜歡別人阿諛奉承他。瓦洛加耳邊聽著話筒傳來神經質的咯咯笑聲,緊接下來就是一陣鬼吼鬼叫:「我敢保證你絕對完蛋了!有種就在東歐躲一輩子,沒種就被KGB當成叛逃者抓起來,看是要殺還是要關,我不管你了!」

瓦洛加進一步試探他:「在和暴民鬥毆的過程中,我的左胸口受傷了,幸好傷口很淺,沒有深入心臟。我相信大長老們會原諒我的。」他機敏地偵測白兔子的反應,兔子聽見愛麗絲有差點死亡的可能,呼吸節奏微微變快了。

第四章/羅氏兄弟

 

Philip​

Rothschild

飛利浦

以色列情報單位摩薩德的老大/先代羅斯柴爾德家二當家的兒子/「恐怖份子之王」/不按牌理出牌

1946年,恐怖份子轟炸位於巴勒斯坦的耶路撒冷大衛王飯店,有91人喪生,是當時最嚴重的恐怖份子攻擊。這一批以色列恐怖份子也炸橋樑,鐵路,刺殺政客的實力更令西方政客聞風喪膽。驚人的是,赫赫有名的以色列恐怖份子領導人日後將入主政壇,而他們底下的恐怖份子武力則直接轉變為以色列情報單位--Mossad 摩薩德。


——BBC紀錄片,International Terrorism since 1945,第一集

第二十五章/恐怖份子,章節後話

記得上回他看見飛利浦,那男人很美是沒錯,但是猛看過去,一個場景與人物不倫不類,世紀末雅諾婆流派的淫靡插畫人像在那裡。
飛利浦滿嘴怨言,羅斯柴爾德一族應該絕種云云,自己卻牽牽扯扯生下一大票孩子。小鬼們大的大不過小學生,一下地就必須學會鬥爭,越小的越可憐。弟妹們在人世間還搞不清楚狀況,就先被兄姐們洗劫一空。風塵僕僕的一群迷你魑魅鬼怪,在伊斯蘭風彩色琉璃瓦的廊下對著旱地裡的噴水池一排罰站,有些孩子營養似乎過剩,有些根本皮包骨,但清一色都是「老天,剛剛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的浩劫餘生的表情。

第二十六章/沒落毒梟

 

車諾以

Chernoy

擁有以色列國籍的神祕客/與飛利浦異常要好,但沒人知道他是不是光明會眾/人稱工廠神偷、偽善列寧

筆者按:現實中的Mikhail Chernoy,確實是對衰微的蘇聯國營事業出手的「工廠神偷」,同時也把持著九零年代的礦業,後來定居於以色列,但是沒有證據表示他協助以色列提供軍火給任何組織,純屬劇情需要,把他跟飛利浦湊成一堆。

車諾以摸清楚看在動亂的中東當地人民眼裡,「自由鬥士」和恐怖分子是不分的——一樣拿槍,一樣搖旗吶喊,一樣炸掉所有人的房舍,民眾希望自己在紅十字會救援隊面前選對邊站,都不可得。媒體記者卻好像總是能把他們分得很清楚,臉上刺字都沒這麼靈光,大約只是拿著政治正確的新聞稿,在鏡頭前猛念的罷?

第二十五章/恐怖份子

狄米特一回身,這才看見瓦洛加站在後邊角落,和一名陌生男子在說話。那個人理著俐落短髮,眼神如鷹,目光的刀鋒處藏在臉部的陰影底下,城府深深,給人搆不著底的感覺;他一旦笑起來,無論是陰影還是暗劍立刻一掃而空,使人無法自制,糊裡糊塗地相信他。
  
車諾以的口袋露出一小截水藍色筆記本,似笑非笑地看著瓦洛加,整個人的氣質,在陰險的商場奸人與善良的鄉里表率的邊界上游移不定。

第二十八章/大偽善者

 

瓦倫尼科夫

Varennikov

紅軍陸軍上將,阿富汗戰爭主戰派/黑海政變八人幫之一/先代「瘋帽匠」/史可拉托夫老敵人

筆者按:這位仕途一直不錯的紅軍將領,被筆者安排作為蘇聯軍方暗幕的縮影。八一九事變(在小說中以黑海政變稱之)是一次蘇共政權史上堪稱和平的三日造反,小小的軍方叛亂,卻使戈巴契夫政權徹底終結;然而發動政變的將軍們也並不是最後贏家,完全沒有奪得權力,呈現「各方勢力隨著蘇聯一起倒下來,只有葉爾欽坐收漁翁之利」的情況。

瓦倫尼科夫是否真為八人幫之一,中英維基百科資料較為模稜兩可,但普戈將軍(Pugo)與阿赫梅羅耶夫確實參與了政變,下場卻是可疑的死亡。在七十六章,筆者對阿赫羅梅耶夫元帥有較多著墨

「那個男人還沒生鏽,讓他給跑了。」瓦倫尼科夫在貴賓室內學英國共濟會眾喫茶,聽見子弟兵報告法庭現狀,淡淡地下了如此結論。

「是誰?」小瘋帽匠對老瘋帽匠投以好奇的眼神。
「對陸軍將領的瓦倫尼科夫而言,是個點頭之交,是個舊識,是仇人。對光明會眾的瓦倫尼科夫而言,是一個很麻煩的傢伙,還是仇人。」老瘋帽匠陰沉地揭開後窗布簾,看著史可拉托夫兩人飛快離去的身影,「不過現在,諒他也不能怎樣。」

第三十四章/心靈相通

 

史可拉托夫

Skuratov

末代KGB上校,保得全身而退/個性剛直,升官困難,人稱先知/將史瓦利撿回家,為有意逃出光明會的人偶解除心智控制/「自由意志」

筆者按:史可拉托夫在葉爾欽執政末期起,是關鍵性的角色;然而在那之前他的生平歷史所知甚少。筆者自行將他塑造為在亂世中隱匿,一邊掙扎、深思自由意志為何,一邊試圖實踐理想的男人,那也與葉氏政權末代發生的事件也有些關連。某友問我為何要把他塑造成大英雄?因為沒有任何正直的人,這故事就過於黑不見底了。

史可拉托夫和安卓波夫大談戰勢。話題起手式,政治地理學,一戰之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解體,開啟中東虛構國界、民族捏造之路,橫切縱劈,土耳其兩伊國界瓜分庫德族故土;左描右劃,什葉與遜尼回教徒隨意紮堆混亂分配,再無古帝國威脅。

第三十章/焚城之夜

「自由即神。只允許一小部份人成為『神』的必要條件,是其餘人類自發性放棄神性,困宥於現實之中,當一隻追在枝微末節幸福屁股後面猛跑的機械老鼠,踏在大企業的齒輪中原地打轉,腦殼空洞,把歷史設的局,當作是自己的選擇;把偉人嘴裡的鬼話,當作自己的思想。
  
「我一開張就說了那麼多廢話,只是希望你不要打著自由無價的口號,指望我和史瓦利無條件救你。『自由』極端困難……如果人們以為自己理所當然應該自由,人類文明就完了。」史可拉托夫一個勁說到後來,戛然而止,有如多年積壓一次洩洪完畢,像洩了氣的皮球,臉色蒼白地默坐在辦公桌後面。

 

第三十一章/貧民先知

music- Bach, Well-Tempered Clavier in G Minor/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