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talanta Fugiens, by Michael Maier, 1617

Story Guide

小說故事導覽

文案簡介

——就在那一年,欺騙他,把他當作某種美麗的東西轉手至光明會的,是曾經視他為己出安桌波夫。瓦洛加明白,自己服侍一生的共產主義並非道德上完美無缺

然而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在廣大的象徵意義上,親愛的國家賣他作棋子、

作人民的叛徒,作妓。  

——而他,鍾情的下屬,下定決心帶著被局長出賣過的瓦洛加逃離,逃出光明會十三家族核心構成的天羅地網。

他還不曉得,最大的恐怖,來自瓦洛加裡頭藏著的東西。

 

「瓦洛加將雙手斂在腰後,背向深淵般的一九八六。」

「這個無情紛飛如永恆大雪的世界,並沒有誰

終於等到了光。」

前十六章大鋼

II. 出亡波蘭

瓦洛加以苦肉計逼退暴民,一次放火將身後的KGB藏身處燒得一乾二淨。不知如何是好的克里莫夫,帶著負傷昏迷的長官,聽從最後的指令,先逃往鄰近的波蘭。

看著長官的睡臉,克里莫夫不禁回想起曾經踰越階級的親暱關係,無法想像在那消失的1986年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I. 選上之人

這是蘇聯正逢分崩離析的時節,在東德人民日益不滿與史塔西秘密警察的壓力下,德列斯登的KGB藏匿處,只剩下瓦洛加與克里莫夫這對長官與下屬相依為命。

克里莫夫從來不知道長官早已被賣入「光明會」,行動被封鎖在德列斯登,動用秘密組織的特權在KGB勢敗如山倒的過程中一路維護著自己。當晚,暴民在街頭流竄,瓦洛加終於找到逃回祖國的良機⋯
 

III. 納粹餘孽

禁不住克里莫夫的一再逼問,瓦洛加只些微透露1986年之際,執行機密任務時看見的驚人景象——在紐西蘭附近擊沉蘇聯潛艦的,是納粹遺留下來的科技。驚慌的紐西蘭政府,甚至不追究為何蘇聯的潛艇在國家的海岸邊出沒。瓦洛加原以為這只是單純的調查,與回收殘骸,沒想到⋯⋯

IV. 羅氏兄弟

瓦洛加沒有吐出全部的真相;克里莫夫因信任長官而中計,熟睡過去。
瓦洛加趁著他不省人事,偷偷聯繫在波蘭活動的MI5探員史考列特--在光明會中負責玩弄、整治他的邪惡「操縱手」,人稱白兔子。身為光明會中最低層的「人偶」,他以在德列斯登遭到暴民攻擊的白謊言為籌碼之一,試圖與操縱手進行不可能的交易。

 

V. 嚴冬歸途

瓦洛加終於將克里莫夫送回莫斯科,下定決心將與心愛的下屬永不再見面——兩人隱隱知道,他們辦不到。

向白兔子誓言,將成為光明會真正人偶的瓦洛加,第一個任務,是將KGB局長安卓波夫將心腹部下賣給光明會的報酬,交付KGB總部——成份神秘、要價高昂的黑色針劑。那黑色的液體流入局長的血管中,竟使這個勢衰力微的男人一命嗚呼。

VI. 正義魔人

按光明會首領「所羅門王」基德‧羅斯柴爾德(Guy de Rothschild)的秘密意旨,瓦洛加被安插在聖彼得堡外貿委員會辦公室中,協助在俄羅斯進行商業、走私、貪污的光明會相關跨國企業活動。此時,另一名心想著飛黃騰達但不得其門而入的會眾阿納法斯耶維奇,將自己的兒子塞入外貿辦公室,成了辦公室小夥伴。

瓦洛加不把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鬼放在眼裡,但這個名叫狄米特的小朋友,可不這麼想。

 

VII. 不眠之人

由於外貿辦公室在計劃型經濟底下特殊的地位,戈巴契夫試圖在國外洗錢的貪污證據,全積壓在這裡。同為光明會眾的戈老,並沒有完成1986年畢德堡議會交辦的任務;光明會處心積慮想處理掉這個滑頭的男人,戈巴契夫則想盡辦法想搶回這些帳目。

正義小夥伴狄米特搞不清楚狀況,但一心大顯身手、伸張正義,險些捲入夜晚的驚險槍戰中。

VIII. 金權之舞

歡迎投資外商的舞會,於聖彼得堡北郊的普希金宮舉辦。市長索布夏再也受不了戈巴契夫的手下一再夜襲,要求瓦洛加趁著這個機會,將貪汙帳本交在與資本家們廝混的葉爾欽手中。這個任務看似簡單,其實麻煩。更糟的是,小夥伴狄米特,與他的辦公室忘年之交老沃卡也潛進舞會中。

外商之中藏著危險人物,如洛克斐勒家族妯娌,與她們養在俄羅斯的小狼犬。這讓葉爾欽焦躁不已⋯⋯

 

IX. 五箭穿心

瓦洛加眼看著就要完成任務,不料葉爾欽陡起殺心,逼得他立即帶下屬們逃離現場。在葉爾欽心腹奇貝伊的指揮下,一場飛車大戰,一行人險些落網。暗中保護著瓦洛加的,是對他念念不忘的昔日部下克里莫夫,以及那位光明會眾人人聞而色變的恐怖人士⋯⋯

 

葉爾欽的保全們追丟了獵物,保護者雙方都與瓦洛加剛好錯身而過。

X. 持鞭麗人

克里莫夫尋跡至普希金宮,正撞見瓦洛加遭到追兵圍剿的一幕。混戰之中,克里莫夫為了躲避爆炸,不慎落海。深愛著瓦洛加的男子來不及與之相見,逐漸下沉。他對死亡不甚恐懼,只是在水中幽幽記起了過去。

那年,他是軍事學院新進的學弟。其他學生望塵莫及的瓦洛加當時早已是軍事學院校長兼KGB局長安卓波夫的心腹。克里莫夫的德文能力拔尖,成績名列前矛,他卻意外發現學院檔案櫃中深埋的國家機密⋯⋯

 

XI. 處子之身

原本只是想給紅軍權貴人士的子弟一點教訓,克里莫夫竟忍不住用盜來的學生證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窺伺機密的行徑終於被校方發現了,他將遭受嚴厲的處置——負責處置他的,是那位傳說中的學長。

他與瓦洛加首次相見,就在這間地窖一般污穢的牢房中。克里莫夫發現學長根本不是三頭六臂的人物,只是個雖然手段犀利,但內心不經人事,一味聽從安卓波夫的冰雪小美人⋯⋯

XII. 纏綿夜燈

近乎不明所以地,克里莫夫愛上了漂亮而冷淡的學長,但瓦洛加立場堅定地拒絕了他。賜給他「亞歷山大維其」假姓氏以保護其身分的KGB最高長官,同時也是他的義父安卓波夫,諄諄告誡他絕對不能愛上任何人,心中只能擺放國家,否則視同違抗上命。當年的瓦洛加很天真,認為國家絕對不會出賣他,絕對。

克里莫夫就這樣緬懷著過去,一邊在水中失去意識。

 

XIII. 冷戰結束

對葉爾欽極端忠心的奇貝伊,在一大片騷亂間拿到戈巴契夫的貪汙證據,他一勞永逸弄下台的絕對武器。光明會在俄羅斯的鷹犬終於能夠執行原本由畢德堡議會交付給戈巴契夫,但後者遲遲不願執行的任務:拉開蘇聯的鐵幕。

和國營媒體打對台的NTV老闆古辛斯基,任由記者大肆渲染整場政變,說服民眾這是邁向自由的一大步。此人張狂的作風與奇貝伊結下樑子。此外,奇貝伊還在普希金宮的殘局中,撿到克里莫夫意外留下的竊聽器。他心裡不安,故生一計......

XIV. 酒神祭典

作樂、歡愉,暗藏機密的儀式,今年仍然由十三家族之中的陶德一族主祭。雷斯特‧陶德的活人獻祭一如往年,令嗜血的戰爭之王目不暇給。使俄羅斯朝跨國企業、金錢與世界政府更邁進一步的會眾們,獲得了獎賞。瓦倫尼科夫將一份從戈巴契夫身上搜出來的文件,交給即將投入選戰的葉爾欽與奇貝伊二人。

外貿舞會出事時,為洛克斐勒三夫人服務的米凱爾也在。他背著三妯娌將異常見聞告訴了族長大衛,殘忍的男人直接賜死女人們,至於米凱爾,大衛另有打算⋯⋯

 
 

XV. 靈魂競標

雷斯特捕獲一枚酒神祭台上,舞步落單的鐮刀愛麗絲,拿他當作獎賞,進行競標遊戲。遊戲途中出現意想不到的事態,雷斯特幾乎闖禍。

波利斯‧貝瑞佐夫斯基不久前曾試圖闖入外貿委員會的後台,以在葉爾欽等人身上一探光明會的祕密,被屈辱地下了逐客令。然而他這次卻意外地,收到酒神祭的主動邀請函。波利斯無防備地前往赴約,等著他的,卻是瓦倫尼科夫的吊索,以及被雷斯特拿來競標的愛麗絲。

XVI. 一夕殘破

波利斯被捕捉,鐮刀愛麗絲提早離開酒神祭的會場。他原以為操縱手——MI5白兔子會刁難、阻止他離去,但史考列特身陷逸樂之中,無暇管他。愛麗絲脫下酒神祭面具,露出瓦洛加的清秀臉龐,回想雷斯特競標時,偷偷告訴他的祕密,大為震動。

雷斯特與所羅門王仍在祭典之中取樂。少年巫師試圖從王身上找出,那位鐮刀愛麗絲對王的意義,心中暗暗有了底。

music- Bach, Well-Tempered Clavier in G Minor/說明